學校錄影規劃指南 | 補習班專用的補課系統、錄課系統、課錄系統、錄播系統錄播系統、上課錄影系統、錄課系統、補課系統、課錄系統的專業生產製造商 - 藍眼科技集團

學校錄影規劃指南



受到少子化的影響,現在的學校都非常重視老師的教學品質與學生的學習能力。老師出色的教學內容如果只有曇花一現,對於學生與學校來說是件非常可惜的事。

我們知道同一班級內的學生們都不一定具備相同的學習能力,學校也時常舉辦一些補救教學活動,讓進度落後的學生能跟上進度,但衍生的老師費用與管理負擔,常常讓學校想做卻裹足不前。

iLearning 解決方案可以讓學校以最低成本建構出完整的補救教學系統,不用額外讓老師超時上課,學生就好像擁有不會疲倦的名師,反覆學習直到進度趕上甚至超前。

此外,技職學校設有中餐實習教室、西餐實習教室、烘培實習教室、調酒實習教室、美髮教室等等各式傳授技能教室,老師示範動作如果沒有拍攝下來,學生也無法再要求老師重做一次,造成學生一知半解,研習的效果大打折扣。iLearning 解決方案可以將老師每次示範的動作清晰錄製下來,於下課後上傳到 FL 片庫系統、學校網站或 LOL 學習在線開班平台,學生就可以重複觀看,甚至慢動作播放,達到跟老師一樣的動作與熟悉度。



教育面臨的問題

  • 偏鄉小校不易爭取教育資源(科技化教學環境不足、師資不足)
  • 學童教育資源擁有率低(鄉內少有安親、補習資源)
  • 家庭社經弱勢影響學生學習成效(6 成新住民子女、4 成單親,隔代教養多)


常見名詞說明



錄課

錄課系統能將授課或演講者之影像(Video)、聲音(Audio)及上課板書或投影講義,以硬體設備方式即時記錄成標準的網路格式,並通過網路及伺服器同步直播。觀眾可收看現場影音及圖文內容。當演講結束立即可將內容燒錄成光碟保存或存放於伺服器中,提供隨選點播(VOD)服務。



曬課

曬課是英文「SHARE COURSE」意思。



評課

所謂評課,顧名思義,即評價課堂教學。是在聽課活動結束之後的教學延伸。對其執教教師的課堂教學的得失,成敗進行評議的一種活動,是加強教學常規管理,開展教育科研活動,深化課堂教學改革,促進學生發展,推進教師專業水準提高的重要手段。

所謂評課,是指對課堂教學成敗得失及其原因做中肯的分析和評估,並且能夠從教育理論的高度對課堂上的教育行為作出正確的解釋。具體地說:是指評者對照課堂教學目標,對教師和學生在課堂教學中的活動以及由此所引起的變化進行價值的判斷。

評課是教學、教研工作過程中一項經常開展的活動。評課的類型很多,有同事之間互相學習、共同研討評課;有學校領導診斷、檢查的評課;有上級專家鑒定或評判的評課等等。



基於視頻的教育資源

基於視頻的教育資源


優課

中國地區的專有名詞。中國教育部於西元2014年的教育資訊化工作部署中,決定開展「一師一優課、一課一名師」活動。從此,「優課」一詞被大量廣泛應用。

一師一優課是希望通過活動的開展,力爭使每位中小學教師能夠利用現代資訊技術至少上好一堂課,使每堂課至少有一位優秀教師能夠利用數位資訊技術講授。



微課

中國地區的專有名詞。微課的概念發端於廣東佛山,2010年,佛山市率先舉辦中小學優秀微課資源徵集評審大賽,並由佛山市教育局胡鐵生老師首次提出微課/微課程的概念:微課又名「微課程」,是「微型視頻網絡課程」的簡稱,以微型教學視頻為主要載體,針對某個學科知識點(如重點、難點、疑點、考點等)或教學環節(如學習活動、主題、實驗、任務等)而設計開發的一種情景化、支持多種學習方式的在線視頻課程資源。

微課顧名思義,課程時間短、課程內容少,沒有龐雜的知識連結體系,但不代表微課只是空洞碎片化的課程,反而應該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來形容微課,微課的核心是不超過20分鐘的教學影片,影片中包含與教學主題相關的教學設計、課程素材、學生測驗等,結合各項配套措施,形成一個專注於主題的學習環境,可以說是完全針對教學主題精心設計的「課程資源包」,而且因為課程時間短,適合在零碎時間學習,結合智慧型手機、平板等設備,符合大眾行動學習與網路學習的需求,因此在中國地區可謂大行其道。

微課的製作方式包羅萬象,依照佛山市首屆「微課」徵集活動作品分類,依次為講授類、探究類、導入類、合作類、問答類、實驗類、練習類、說課類,和不屬於上述類型的其它類,值得注意的是,難以被定義的其它類佔了參賽作品的8.8%,說明了微課形式難以被禁錮,具備無限發展潛能的特性。



公開課

公開課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目的一種面向特定人群作正式的公開的課程講授形式活動。公開課主題鮮明、任務明確,除了學生參加聽課外,還有領導及其他老師參加,是老師展示教學水準,交流教學經驗的好時機。公開課同時也面向企業,是多個企業共同參加共同探討同一主題的課程。

公開課,作為一種教研形式,具有存在和發展的價值,它應具有原生態、研究性和鮮明的個性,公開課以有原則、講方法的教學評論作引導,可以為教師的專業成長提供堅實的臺階。

伴隨著新課程實施的深入推進,教育界不僅努力更新指令型課程中已經形成的傳統的教學方式,也在積極反思著長期沿襲的不乏泡沫的教研方式。諸如對教案編制、課題研究、論文撰寫等一系列教研活動及其流程發出了“偽教研”等令人深思的尖銳批評,特別對五花八門、精心包裝的所謂“公開課”提出了強烈的質疑。毫無疑問,以一種理性的心態研究公開課的是是非非,特別是對於高中新課程的建設具有不可低估的積極意義。

也有人這樣看教師的公開課------既不是彙報課,也不是觀摩課。即使是彙報課或者觀摩課,也應該是教師授課水準的真實展示,而不應該是僅僅展示老師好的一方面,而把問題掩藏起來。掩藏問題的公開課是表演,是作秀,是糊弄人的把戲,不是教學。老師們真正是想解決教學中的問題,那麼他們應該把公開課當成是一種發現問題,集中解決問題的有效方式。

如果將公開課定性為一種示範課,即充分和集中地展示執教者對—定的教學理念、教學藝術、教學風格等的追求,供觀摩者評議、學習乃至在某種特定含義上的效仿,這未嘗不可;進而,如果將公開課設定為一種探究課,即通過特定課例來奉獻執教者對某個教學問題的思考和追問,尤其是通過對該問題化解流程的演示來表達教研主體的課堂價值取向,並在開放的研究氛圍中獲得多元化評價,從而共同深化課堂教學思維,這自然更有不可小覷的積極意義。問題在於,在指令型課程與教學中,公開課本身不由自主地被異化和俗化了。

首先,看公開課的宗旨。由於公開課往往代表著學校甚至地方教育行政主體的教學成就和教學水準,執教者個體已異化為集體意志和力量、的一個符號,故公開課“公開”的多是精心包裝、華而不實的陽光面,而更多、更深層次的問題恰恰在得意的教學炫耀中被遮蔽起來了、被習慣成自然地深深隱藏起來了,從而失去了為眾人清醒審視的可能和必要。正是在此特殊背景下,名額指派、層層選拔,開課前的刻意彩排、反復修改,開課後的一元評價、同聲稱好,才令聽課教師輕則謂無味、重則曰反感,“作秀”的公開課、“泡沫化”的公開課之類譏刺、批評之聲油然而生。

其次,看公開課的結果。特別是級別較高的大型公開課,一方面公開課已不是教師個人的教學或教研行為,而是凝聚了專家、同行的教學智慧,體現了領導、學校的教育意志;而另一方面,公開課教師個人卻往往十分得寵,在“一課定終身”的評價尺度下很輕易獲得各種榮譽、地位和實利,極端者借此享用一生而不思進取。這種“優秀教師”已喪失了原真態和可摹仿性,負面作用是鼓勵某些無抱負而有名利欲者專走這條公開課的“成才”捷徑,以一課之成功獲一生之永逸。這種充滿了脂粉氣的“教學明星”愈多,對勤奮踏實、堅忍刻苦、執著追求教學理想的教師之挫傷感愈重;久之,對教育教學創造力更會產生難以估量的腐蝕作用。故日:“作秀”的公開課可以休矣!

上述所謂同心同德、群策群力的公開課,以行政領導教育意志為核心。具有濃重的教育行政色彩。它深深留有過去那個好大喜功、長官意志、運動式操作的極“左”時代的灰色印記,急需在勇敢反思、冷峻剖析的基礎上對公開課作出新的科學的定位,使其正效應最大化、負效應最小化,從而在新課程建設中發揮其科學的價值導向。



慕課/磨課師

這兩個名詞皆是由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型開放式網路課程音譯而來,中國譯為「慕課」,台灣譯為「磨課師」,是一個對所有人開放的線上自學模式,主要的學習行為發生在網路平台上,MOOC的概念在2012年正式確立,各國頂尖教育機構於該年相繼設立MOOC學習平台,較知名的網路平台有美國的edX、coursera、Udacity、中國的学堂在线、德國的iversity、澳大利亞的Open2Study、英國的FutureLearn等等。

MOOC以網路教學影片為主要的知識傳遞手段,並結合網路平台上的各項功能,如隨堂測驗、線上討論、作業互評,創造出一個完全架構在網路上的學習環境。課程提供者是全球的知名大學或頂尖教授,若在平台上達成課程需求並完成線上課程,提供課程的學校將頒給數位學習證書,雖然不具備實體大學學分,卻是對自學者的肯定。目前各平台都在積極尋求與政府/企業的合作辦法,除了提升數位學習證書的實質使用性,也提升平台夥伴學校在社會上的知名度,這個舉動大大增加了各界人士利用MOOC學習的意願,亦使更多學校競相投入影像課程製作的領域,進而衍生出小範圍、以單一學校為學習涵蓋範圍的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小規模限制性線上課程。



翻轉課堂/翻轉教室

這兩個名詞皆是由Flipped Classroom翻譯而來,中國譯為「翻轉課堂」,台灣譯為「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是於2007年,由美國的兩位教師Jon Bergmann和Aaron Sams提出,他們讓學生在家看利用自製的教學影片自學,然後到課堂上針對影片內容分組互相討論、報告,老師則在一旁領導討論過程,或是解答學生自學時產生的問題,Flipped Classroom翻轉了學生和老師在教室的位置,並實現了差異化教學、Learning by doing、Learning by teaching等教學行為中最理想的狀況,所以此項概念被提出後,馬上造成全球風行。

而Flipped Classroom的概念在2012年結合MOOC學習模式後,更是掀起顛覆性的教育改革,因為MOOC平台大量的教學影片支援,教師有更多的教育資源可以應用,課程可探討的範圍更廣,也更有時間投入課堂運作和學生教學引導,兩兩相得益彰之下,Flipped Classroom與MOOC從此成為教育界最熱門的研究話題,也開啟了視頻製作在教育界的龐大商機。



架構示意圖

以下是架構示意圖。

架構示意圖


常態錄播

老師不用額外花時間錄製。

常態錄播


師生互動

老師詢問問題,學生舉手回答。或是學生舉手詢問老師問題。

師生互動


教學活動/兒童美語

針對國小或兒童美語教學,老師與學生會頻繁進行互動,老師常常走下講台,與學生玩遊戲或問答。

教學活動/兒童美語

針對教學活動或兒童美語應用,非常建議使用iCam PRO數位攝影機搭配2.8-8mm廣角鏡頭,利用內建雙麥克風收音。



上傳學校NAS

學校通常會建置NAS系統,SES錄製的影片可透過網路芳鄰方式自動上傳至兩台NAS。更棒的是管理者可以先設定好上傳的分類,分類種類可以是教室、老師、課程、班別等。

在我們建置的經驗中,學校資訊組長常先設定好課表,然後按照老師名稱上傳至學校既有的NAS或檔案伺服器,接著在NAS中設定好個別老師的存取權限,並交付給各科老師,學校老師就可以透過辦公室電腦存取自己上課的影片,觀看或進行剪輯。

上傳學校NAS

網路附加儲存(Network Attached Storage,NAS),是一種專門的資料儲存技術的名稱,它可以直接連接在電腦網路上面,對異質網路使用者提供了集中式資料存取服務。



上傳學校多個平台

如果學校已經有相關影音平台,iFS可將SES錄製的影片自動上傳至校內或校外多個平台,例如FTP、WWW、NAS等,上傳方式可以是網路芳鄰或FTP。

上傳學校多個平台

檔案傳輸協定(英文:File Transfer Protocol,縮寫:FTP)是用於在網路上進行檔案傳輸的一套標準協議。它屬於網路傳輸協定的應用層。

全球資訊網(亦作「Web」、「WWW」、「'W3'」,英文全稱為「World Wide Web」),是一個由許多互相連結的超文字組成的系統,通過網際網路存取。在這個系統中,每個有用的事物,稱為一樣「資源」;並且由一個全域「統一資源標識符」(URL)標識;這些資源通過超文字傳輸協定(Hypertext Transfer Protocol)傳送給使用者,而後者通過點擊連結來獲得資源。全球資訊網協會(英語: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簡稱W3C),又稱W3C理事會。1994年10月在麻省理工學院(MIT)電腦科學實驗室成立。全球資訊網協會的建立者是全球資訊網的發明者蒂姆·伯納斯-李。

全球資訊網並不等同網際網路,全球資訊網只是網際網路所能提供的服務其中之一,是靠著網際網路運行的一項服務。



預期效益

整合跨區學習資源,優化教育機構環境。可於共學課表選課,打造智慧學習網絡直錄播教室。創造學習機會均等,深耕數位關懷,運用視訊教學,強化21世紀學習競爭力藉由創新直錄播教學技術與學習產業合作,強化教學服務深化與創新。

整合學習資源,共享師資,發展跨校合作創新學習服務,提供多元學習資源,拓展學生視野與觀點。

發展智慧社群創新學習模式,藉由智慧學習推動城鄉有感,橋接產學研能量,建立南部創新學習示範典範以擴散至各地。

師資培訓,協助參與計畫之各校教師、行政、資訊人員進行培訓,包含教學流程設計、直播軟體應用教學等。

課程平台建置,學生可透過平台得知課程資訊,例如課程大綱與進度表,做為選課或上課依據,並促使教師與學生進行雙向教學和溝通,建立創新學習社群。

錄播管理系統建置,於課堂上同步錄製講師與教材的聲音及影像,讓教學者能大量累積數位教材與檢視教學方式,而學習者則可透過計畫平台,不受時空限制觀看,進行自主式學習。

跨校互動教學模式規劃與推動,協助學校以遠距視訊方式進行跨校開課、選課,共享特色課程,學生將能與他校同學共同討論、發表、問答,瞭解各縣市/區域文化在地特色,在跨校合作的基礎上,創造多元的教學可能。